伽利略-杏林宝鉴│乳房痛苦不是乳腺癌!医治周期性乳房痛苦的这款中药制剂更是疗效显著!

医学指导:

林毅,首届“全国名中医”,桂派中医大师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,全国继承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指导老师, 广东省中医院乳腺科学术带头人。

开栏语

【杏林宝鉴】乳房健康不仅仅是美,是爱,更是生命的源泉。乳房是伟大的,同时也是脆弱的。呵护乳房,关爱女性不仅仅是医学工作者的责任,更是全社会的责任。宣岐黄之道,传杏林之义,从名家医案、专方妙法到养生保健、乳病科普,向你娓娓道来。

乳房疼痛是乳房疾病常见症状,在55岁以下女性中,70%曾患有不同程度便利店加盟的乳房疼痛[1],这也是患者前来求诊的常见原因。

对于乳房疼痛,以下这些内容会对大家有所帮助:

01

乳房疼痛≠乳腺癌

出现乳房不适时,患者常见的疑问是:“我会不会得了乳腺癌?”

伽利略-杏林宝鉴│乳房痛苦不是乳腺癌!医治周期性乳房痛苦的这款中药制剂更是疗效显著!

事实上,导致乳房疼痛的原因有很多,其中大部分是良性病变,如乳腺增生、乳腺炎性疾病、乳房异常发育性疾病、肋软骨炎、胸部肌肉拉伤、纤维肌炎、胸膜炎等。

为鉴别乳房疼痛的病因,应寻求乳腺专科医师咨询,以排除恶性病变。

但许多关于乳房疼痛可能是癌症而引起的恐惧往往是不必要的,仅表现为乳房疼痛的患者存在相关乳腺癌的概率极低,仅为0.5%-3.3%[2] 。一般来讲乳腺癌发展到晚期才会有肿块伴有疼痛,早期的乳腺癌一般是无痛的。

02

情绪是重要因素

乳房疼痛与情绪的相关性在传统中医学和现代医学均有所阐释。

中医学认为,疼痛的病机主要在于不通则痛、不荣则痛;而乳房为宗经之所,肝经挟乳头上行;肝主疏泄,喜条达恶抑郁。情志所伤,常致肝气郁结,肝经气血不通,乳房经络受阻,导致局部疼痛。常表现为乳房局部胀痛或游走性疼痛,部位不定,常伴两胁胀闷疼痛、急躁易怒、胃纳欠佳、入睡困难等。

现代医学研究表明,乳房疼痛与精神心理疾病的发病具有相关性[3]。86%轻度乳房疼痛、52%严重疼痛患者可以通过语言解释、排除顾虑后得到缓解[4]。

可能有人会问:“既然宣教、安慰可以缓解大部分乳房疼痛,那是不是找个心理医生聊个天就行?”

答案并非如此。

首先对于乳房疼痛首要的是查明病因,这需要乳腺专科医生的检查和判断。

其次,对于严重乳房疼痛,影响生活、工作等情况,应当进行干预治疗。

研究显示,41%和35%的个体报告乳房疼痛对其性健康和睡眠产生了负面影响。10%报告乳房疼痛是困扰其大半生的问题[5] ,长期严重疼痛会加重精神心理负担[6],形成恶性循环,不利于身心健康。

因此,乳房疼痛有必要给予关注和相关治疗。

03

周期性疼痛可用周期疗法

乳腺增生引起的周期性乳房疼痛在临床当中最为常见。

现代医学治疗乳腺增生引起的乳房疼痛常用抗雌激素的他莫昔芬、类雄激素的达那唑、抗泌乳素的溴隐亭等。

激素治疗方案的缺点主要在于激素相关副作用以及较长的疗程等[7]。

也有学者基于月见草油富含-花生四烯酸,能补充乳痛症患者所缺乏的必需脂肪酸,提出应用月见草油治疗乳痛症。但2007年一项META分析研究已否认了月见草油的疗效[8]。

中医药治疗在此发挥了其独特的优势。

尤其是对于周期性乳房疼痛,林毅教授基于辨证与辨周期相结合的“中医药周期疗法”所创制的消癖系列口服液纯中药制剂,在月经前疏肝活血、消滞散结重在治标,月经后温肾助阳、调摄冲任重在治本,疗效显著而没有激素相关副作用。

其中疏肝理气、消滞散结的药物对于情绪不遂所致乳房疼痛有很好的疗效。

04

参考文献

[1] Millet A V. Clinical Management of Breast Pain[M] New York, NY:S伽利略-杏林宝鉴│乳房痛苦不是乳腺癌!医治周期性乳房痛苦的这款中药制剂更是疗效显著!pringer New York,2011,147~153.

[2] Wisbey J R, Kumar S, Mansel R E, et al. Natural history of breast pain[J]. Lancet,1983,2(8351):672~674.

[3] Jenkins P L, Jamil N, Gateley C, et al. Psychiatric illness in patients with severe treatment-resistant mastalgia[J]. General hospital psychiatry,1993,15(1

):55.

[4] 邵志敏,沈镇宙,徐兵河. 乳腺肿瘤学(第二版)[M]. 上海:复旦大学出版社,2018.

[5]Scurr J, Hedger W, Morris伽利略-杏林宝鉴│乳房痛苦不是乳腺癌!医治周期性乳房痛苦的这款中药制剂更是疗效显著! P, et al. The Prevalence, Severity, and Impact of Breast Pain in the General Population[J]. The Breast Journal,2014,20(5):508~513.

[6] Colegrave S, Holcombe C, Salmon P. Psyc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women presenting with breast pain[J]. J Psychosom Res,2001,50(6):303~307.

[7] 蒋蓓琦,张一楚. 乳痛症的诊断和处理[J].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,2000(05):51~53.

[8] Srivastava A, Mansel R E, Arvind N, et al. Evidence-based management of Mastalgia: A meta-analysis of randomised trials[J]. The Breast,2007,16(5):503~512.

供稿:林毅名医工作室 文灼彬/郭莉/司徒红林

编辑:王军飞责编:宋莉萍

点一下在看,呵护健康乳房